爱吃肉包包

不颠不痴一俗人

何时生何时死,随缘吧

没钱的我,只能让自己无欲无求。

神猫罗尼休:

这些媒体真是其心可诛,整天嚷嚷什么“少年娘则国娘”,我看也体现出某些老爷们的阴暗心思。像是我们呼吁性别平等,呼吁以人为本,我们说:“只要不侵害别人,人有权力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。”难道这还不够理智,不够客观,不够冷静吗?但是不,在某些人眼中,你这样做就是有损他们的权力秩序,这不是他们允许的。所以你走到大街上,那些被视为“娘”的男性其实少之又少,但媒体就要说得好像全世界都被他们塞满了一样。


所以他们要把你妖魔化,你说我不偏不倚,他非说你非黑即白。你只是说男孩子不必按照统一的标准来生活,他们就要污蔑你想把男人都变成鼻涕虫。你只是认为刻板印象之外的审美也有平等的生存空间,他们就会说“你想让男人的阳刚之气流失”(当然潜台词就是“我们要重新建立男人强硬掌权的权力体系”)。他们会摆出一副假惺惺的悲哀样子好像所有人都在翘兰花指,他们恨不得说这个社会已经要玩蛋了。当然他们真正的目的便是要阴搓搓地暗示你这都是性别平等的错,因为他们骨子里认为女人就是软塌塌的,是低贱的,而“高贵”的男人正因为女人得到更多的空间而被影响得“低贱”化。


呸,真以为别人看不懂他们那点小九九吗?

相濡以沫,相呴以湿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

最近一周一直很丧,修正了一天之后才觉得好点,一周工作六天真的要命了。
找到了一个新剧还不错,想喝奶茶,但是一直没有付诸行动,在压抑。

想离开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。
人性的恶就像是,一只慢悠悠吃草的牛冷不丁甩动尾巴“啪”的一声打死了一只牛虻,让人心惊。

最近焦虑不安,复杂的人际关系让精神备受折磨,开学前大家都在紧张的筹备,而我只能面对未知。
孤身一人有点烦。

红色预警了

痛苦来源于生活

一个在工作上给我很多帮助,自身也有才华的同事,她性格耿直,不能说有多好,但是目前不很让人讨厌。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普通的像你我身边的任何一个,让我明白了“受害者有罪论”不是只在网上流传,原来它就来自于生活中。
“你说这些女孩子打扮的这么暴露干什么?自己出门还穿的那么暴露不是激起别人的犯罪欲么?”我当时的表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,感觉可能会是我长这么大以来表情最扭曲的一次,没有办法表达出自己内心的愤怒和难过,却又不想就此撕破脸,介于强装平静与愤怒之间。
这一次我只能让情绪在沉默中灭亡。
离开了网络我们只是单独的个体,离开了网络我们的声音很微弱,不止要面对禽兽的觊觎,还要遭受同类的侮辱。
真的再也不想和任何一个人有过多的接触了,永远不知道它下一秒会有什么样的想法让你遍体生寒。